南京翻译公司 免费服务热线 400-108-6580

手机版 | 版本切换 中英 翻译人员注册
联系客服
   首页-经典案例-新闻浏览
优秀的 文学翻译工作者应该具有怎样的水平
2017-07-11 17:17:16
摘要:  怎样才 干算是合格的文学翻译?在我看来,有必要具有"作家"和"杂家"两种素质。  文学翻 译首要要用作家的眼光去看待国际,首要要 用心进入被翻译著作,即作家的内心深处,领会和 感知作家的豪情和心灵。最起码,在阅览 即将翻译的文学著作时,应该有所牵动,与作家 发生激烈的共识,才干激起"再创造"的欲望。平常,即便不 能拿出长篇巨著,起码也 要写出一些简略的散文或者心灵笔记。翻译者 首要要有必定的文学热心和喜好,除了酷 爱阅览优异的文学著作外,也要具 有必定的文学功底。文字功 底要高于一般的文学喜好者,在进行文学翻译时,不只能 把握著作的言语常识,更能领 会著作的思维内涵,进而逼真地再现原作,表现作者的内心国际,拿出一 部好的文学译作。文学翻 译者要具有作家情怀,尊敬和 了解作家的创造个性和习气,才干更 好地再现文学著作。  文学翻 译家还要具有第二种才能,那即是 老一辈们常常着重的:极力变成一个"杂家",要把握很多的"杂学"常识。本来,这就请 求翻译家要把握各种专业的常识,变成一个"百科全书"式的翻译家。由于翻 译触及的常识面太广泛,在翻译著作时,会遇到 各式各样的常识,若不了 解一些有关常识,翻译时 就会不知从哪儿下手。原作和 作者触及的常识越广泛,就越请 求翻译者的常识面要广泛,若翻译者常识面狭窄,在了解 原著上就遭到限制,无法真 实吃透原文的寓意,那翻译 出来的著作跟原著间隔就相差太远。老一辈 翻译家们通知咱们,要学会做个"有心人",重视日子积累,静下心来多读书,从常识 的海洋中像海绵相同罗致各种"养分".要变成"杂家",只能靠 平常学习的铢积寸累,一点一 滴才干有所前进。例如在 翻译不熟悉的化学、物理等 专业术语或景象时,就要去 留神一些基本常识,避免闹出笑话。  无论是 进行文学创造仍是文学翻译都离不开言语和文字。进行文学翻译,最基本 的请求是要娴熟通晓两种言语和文字,才干娴 熟地对两种言语或文字进行变换和翻译。老一辈 翻译家讲了一个很形象的比方,正如农人耕地有耕具,翻译也有耕耘的"耕具",即工具书。由于翻 译家身上肩负着维护和传承本民族言语朴实性的责任,所以请 求翻译除了日常积累,还要时时翻阅工具书,确保言 语的标准和精确。言语是一个民族"跳动的心脏",言语若遭到破坏,等于人 的心脏遭到磨损。所以,翻译决 不能和言语恶作剧,要珍视 母语和译文言语的变换和运用,极力确 保言语的朴实和洁净。好的翻译,运用的言语洁净、精确、丰厚,能够让译文妙笔生花。最怕碰 到将一种言语变换成另一种言语时,对选用 的言语和文字一知半解,不明其意就套用,这会致使误解原文,闹出笑话。好的译 文有可能会胜于原文,原文能 够凭借翻译传达出文学著作更宽广的生命力。当然,翻译进程肯定要阅历"加减乘除",要将一 个民族的言语和文字翻译成另一个民族能承受和了解的言语和文字,必定会 在坚持原文基本内容、主题思维、言语个性的基础上,变换成 另一个民族能接收的"模样",这就免 不了要对原文进行增减。  老一辈 们常常劝诫咱们多读书,读好书,读经典,才干开阔才智,丰厚常识,拓展思维,涵养性格。读书多了,考虑疑 问能够变得多样性,得到才智的启示,活泼思维,滋补心灵。读书多了,不只添加常识,还增强 驾驭言语的才能,翻译出 的著作令人心旷神怡。  近两年,中国作 家协会与新疆作家协会一起推出了不少少数民族翻译项目和工程。2013年出书《中国当 代少数民族文学翻译著作选粹》(哈萨克卷)、2014年出书《新时期 中国少数民族文学著作集》(哈萨克卷)。这两卷 书精选了哈萨克老中青作家和诗人的优异自创著作,特别是近30年以来 改革开放带给哈萨克传统的草原游牧日子的冲击和革新,由此使 得作家们从头调查和考虑日子并记录下哈萨克人的心路历程。中短篇 小说创造以乌玛尔哈孜·艾坦的《两端雄羊何时开战》、乌拉孜汗·阿合买提的《山村纪事》等老作家的力作,开始了 对人道的深化描绘。由闻名 作家和翻译家叶尔克西·胡尔曼 别克翻译了这两个著作。作为翻译界的老一辈,叶尔克 西女士自身即是作家,她在尊 敬原文的基础上,深刻了解作者的思维,领会到 著作的个性和意境。进行了再创造,言语美丽,行文流畅,带给咱 们一个优异的译文范本。《两端雄羊何时开战》看似两 个男人为抢夺孩子引起的一系列故事,实际上在告诫大家"请尊敬 和遵照国际的原貌和自然规律。"叶尔克 西不只将故事翻译得婉转动听,人物形象活灵活现,更是将 著作深层的哲学寓意自然地表达出来,让汉语 系读者感遭到哈萨克作家的胸襟和才智,感遭到异样的领会。  在从事 文学翻译作业时,咱们常 常会问自己一个疑问:你预备好了吗?你酷爱文学翻译吗?"酷爱"--能激起 一个人对漫漫翻译长路的求索。老一辈告诫咱们,文学翻 译是一项崇高而崇高的工作,是一项 复杂又艰巨的脑力劳动,要不断 敲击作者和译者的心灵,才干磨出生命之火,才智之光。对待文学翻译工作,且不行轻待,不行轻译。

  怎样才 干算是合格的文学翻译?在我看来,有必要具有"作家"和"杂家"两种素质。

  文学翻 译首要要用作家的眼光去看待国际,首要要 用心进入被翻译著作,即作家的内心深处,领会和 感知作家的豪情和心灵。最起码,在阅览 即将翻译的文学著作时,应该有所牵动,与作家 发生激烈的共识,才干激起"再创造"的欲望。平常,即便不 能拿出长篇巨著,起码也 要写出一些简略的散文或者心灵笔记。翻译者 首要要有必定的文学热心和喜好,除了酷 爱阅览优异的文学著作外,也要具 有必定的文学功底。文字功 底要高于一般的文学喜好者,在进行文学翻译时,不只能 把握著作的言语常识,更能领 会著作的思维内涵,进而逼真地再现原作,表现作者的内心国际,拿出一 部好的文学译作。文学翻 译者要具有作家情怀,尊敬和 了解作家的创造个性和习气,才干更 好地再现文学著作。

  文学翻 译家还要具有第二种才能,那即是 老一辈们常常着重的:极力变成一个"杂家",要把握很多的"杂学"常识。本来,这就请 求翻译家要把握各种专业的常识,变成一个"百科全书"式的翻译家。由于翻 译触及的常识面太广泛,在翻译著作时,会遇到 各式各样的常识,若不了 解一些有关常识,翻译时 就会不知从哪儿下手。原作和 作者触及的常识越广泛,就越请 求翻译者的常识面要广泛,若翻译者常识面狭窄,在了解 原著上就遭到限制,无法真 实吃透原文的寓意,那翻译 出来的著作跟原著间隔就相差太远。老一辈 翻译家们通知咱们,要学会做个"有心人",重视日子积累,静下心来多读书,从常识 的海洋中像海绵相同罗致各种"养分".要变成"杂家",只能靠 平常学习的铢积寸累,一点一 滴才干有所前进。例如在 翻译不熟悉的化学、物理等 专业术语或景象时,就要去 留神一些基本常识,避免闹出笑话。

  无论是 进行文学创造仍是文学翻译都离不开言语和文字。进行文学翻译,最基本 的请求是要娴熟通晓两种言语和文字,才干娴 熟地对两种言语或文字进行变换和翻译。老一辈 翻译家讲了一个很形象的比方,正如农人耕地有耕具,翻译也有耕耘的"耕具",即工具书。由于翻 译家身上肩负着维护和传承本民族言语朴实性的责任,所以请 求翻译除了日常积累,还要时时翻阅工具书,确保言 语的标准和精确。言语是一个民族"跳动的心脏",言语若遭到破坏,等于人 的心脏遭到磨损。所以,翻译决 不能和言语恶作剧,要珍视 母语和译文言语的变换和运用,极力确 保言语的朴实和洁净。好的翻译,运用的言语洁净、精确、丰厚,能够让译文妙笔生花。最怕碰 到将一种言语变换成另一种言语时,对选用 的言语和文字一知半解,不明其意就套用,这会致使误解原文,闹出笑话。好的译 文有可能会胜于原文,原文能 够凭借翻译传达出文学著作更宽广的生命力。当然,翻译进程肯定要阅历"加减乘除",要将一 个民族的言语和文字翻译成另一个民族能承受和了解的言语和文字,必定会 在坚持原文基本内容、主题思维、言语个性的基础上,变换成 另一个民族能接收的"模样",这就免 不了要对原文进行增减。

  老一辈 们常常劝诫咱们多读书,读好书,读经典,才干开阔才智,丰厚常识,拓展思维,涵养性格。读书多了,考虑疑 问能够变得多样性,得到才智的启示,活泼思维,滋补心灵。读书多了,不只添加常识,还增强 驾驭言语的才能,翻译出 的著作令人心旷神怡。

  近两年,中国作 家协会与新疆作家协会一起推出了不少少数民族翻译项目和工程。2013年出书《中国当 代少数民族文学翻译著作选粹》(哈萨克卷)、2014年出书《新时期 中国少数民族文学著作集》(哈萨克卷)。这两卷 书精选了哈萨克老中青作家和诗人的优异自创著作,特别是近30年以来 改革开放带给哈萨克传统的草原游牧日子的冲击和革新,由此使 得作家们从头调查和考虑日子并记录下哈萨克人的心路历程。中短篇 小说创造以乌玛尔哈孜·艾坦的《两端雄羊何时开战》、乌拉孜汗·阿合买提的《山村纪事》等老作家的力作,开始了 对人道的深化描绘。由闻名 作家和翻译家叶尔克西·胡尔曼 别克翻译了这两个著作。作为翻译界的老一辈,叶尔克 西女士自身即是作家,她在尊 敬原文的基础上,深刻了解作者的思维,领会到 著作的个性和意境。进行了再创造,言语美丽,行文流畅,带给咱 们一个优异的译文范本。《两端雄羊何时开战》看似两 个男人为抢夺孩子引起的一系列故事,实际上在告诫大家"请尊敬 和遵照国际的原貌和自然规律。"叶尔克 西不只将故事翻译得婉转动听,人物形象活灵活现,更是将 著作深层的哲学寓意自然地表达出来,让汉语 系读者感遭到哈萨克作家的胸襟和才智,感遭到异样的领会。

  在从事 文学翻译作业时,咱们常 常会问自己一个疑问:你预备好了吗?你酷爱文学翻译吗?"酷爱"--能激起 一个人对漫漫翻译长路的求索。老一辈告诫咱们,文学翻 译是一项崇高而崇高的工作,是一项 复杂又艰巨的脑力劳动,要不断 敲击作者和译者的心灵,才干磨出生命之火,才智之光。对待文学翻译工作,且不行轻待,不行轻译。

友情链接:    132彩票手机客户端   093彩票   七喜彩票   乐博彩票   七喜彩票